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灣國家公園

::: 轉寄

:::

2021年六月號

回本期目錄
字裡圖間

尋找墾丁有殼氏 - 《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

第1頁,共2頁
《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
《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

尋找墾丁有殼氏- 《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

受訪者/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暨嘉義大學生物資源系研究團隊主持人邱郁文
             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生態調查組副組長 蘇俊育

文/湯蕙華

圖/《寶貝墾丁:有殼海生腹足類》

「螺在江湖爬久了,總會遇到敵人……楊桃螺是用腹足將獵物包住再慢慢分解進食」,「裡面的卵就像珍珠一樣,一顆顆的全被吸進了結螺口中。原來名揚海外的珍珠奶茶,在螺兒的世界早就已經有了連鎖店。」 這些生動描述來自於《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一書。

墾丁國家公園基於看到許多人喜歡美麗的貝殼,卻不識其名、來歷、行為模式,便規劃出一系列介紹軟體動物的書。這也讓一般人對螺貝的認識,從昔日的「海鮮文化」進階到了解「海洋文化」。

《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
《寶貝墾丁 : 有殼海生腹足類》

如何閱讀本書

作者建議若只想粗淺了解,可從不同棲地的類型、形狀、部位特徵來入門閱讀,例如塔形是鐘螺,圓弧形是寶螺。如果想作研究專業來閱讀,可從大類群來了解,像腹足綱主要是以「科」來區分,了解同科的會有哪些共同特徵、形狀?例如蠑螺科的殼多呈圓錐形、笠螺科的殼是斗笠型,就能快速了解不同科有何區別。

 

著書是對「寶貝」家園的守護

從大學時期就對貝殼情有獨鍾的邱郁文,目前是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暨嘉義大學生物資源系研究團隊主持人,也是《寶貝墾丁》一書系列的作者。另一作者蘇俊育是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生態調查組副組長, 從大學時期就緊緊追隨邱郁文的腳步,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邱郁文認為海洋生態研究需要不斷有新血加入,才能永續發展,希望將畢生知識傳承給年輕人,便邀請蘇俊育擔任團隊資料庫的負責人。

當初承接這本專案著作完全是因長年研究軟體動物所衍生出來的使命感,邱郁文回憶就讀中山大學碩士班時,常到墾丁進行軟體動物的研究,在2013年任職屏東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以下簡稱海生館)期間,深入墾丁國家公園各海域研究,在2014年發現墾丁海域有大量貝殼流失現象,使寄居蟹失去了家,這些貝殼也會是陽燧足(海蜈蚣)、海葵等軟體動物的家園,若失去殼,相關動植物生態都會連帶受到影響。他認為記錄這些軟體動物已是刻不容緩,便帶領團隊進行研究,之後更參與「墾丁國家公園陸域長期生態監測計畫」,進行長達近十年的記錄,以免這些物種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因此當2018年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擬以三年時間出版三本貝類系列叢書專案計畫,邱郁文就提出建議,以貝類中佔70%的腹足綱(分為有殼、無殼) 優先出版,其他30%則是二枚貝及其他貝類介紹。於是,2019年出版《寶貝墾丁:有殼海生腹足類》(有殼貝類的現生種為主);2020年出版《寶貝墾丁:後腮類》(例如無殼的海蛞蝓等);2021年則規劃出版「二枚貝、頭足類、多板綱、有肺類及恆春半島高位珊瑚礁常見化石貝類」(例如石鱉、象牙貝等)。

墾丁豐富的海岸地形是多樣貝類生息的天堂
墾丁豐富的海岸地形是多樣貝類生息的天堂

線上追蹤 寶貝身影不失焦

邱郁文說進行《寶貝墾丁:有殼海生腹足類》一書時,他的職責主要是作實地考察與指導工作,像是參考國內外書籍資料,了解在哪個節氣、月圓、起霧時刻,會出現哪類螺貝生物或是牠們的行為模式,由他本人或請公民科學家做現場生態觀察,將觀察到的生態現象即時上傳給群組,團隊再進行資料庫的搜尋與整合。像他有回在海邊發現有笠螺抱著二枚貝的行為模式,拍照上傳給團隊搜尋資料,進一步確認是進行獵食行為。

書中最特別的是真實呈現生態環境、各種角度與罕見的活體照,不同於一般生態書籍多用標本照或將貝殼刷洗乾淨後再行拍攝。邱郁文認為必須貼近原生態模樣,才有助於讓讀者了解真實面貌。蘇俊育則認為透過各種角度及近距離拍攝,若當休閒書籍,讀來賞心悅目,同時也能讓研究者深入了解不同物種的區別,作為工具書利用。

麥螺將吻伸入卵鞘吸卵過程
麥螺將吻伸入卵鞘吸卵過程

公民科學的力量

邱郁文形容公民科學家就像是研究團隊的「眼與手」,這些公民科學家來自於他在海生館任職時培訓的解說志工團體(墾丁國家公園解說志工、屏南社區大學志工、海生館志工),能就近在第一線來捕捉珍貴畫面與觀察。

這些志工除了擔任生態觀察的有力助手,還扮演環境教育者的角色,像屏南社區大學的志工多由民宿老闆組成,在取得貝類的生態知識後,就會講解給遊客聽,教導學習愛護海洋生態,形成「善的循環」,讓環境教育變成溝通教育,將對海洋生態的愛不斷往下紮根。

書中真實呈現各種角度與罕見的活體貝殼照
書中真實呈現各種角度與罕見的活體貝殼照
書中真實呈現各種角度與罕見的活體貝殼照
書中真實呈現各種角度與罕見的活體貝殼照

「有些螺貝的相遇,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邱郁文心有所感地說。例如有的大型螺類需要很長養成時間,一時間在潮間帶很難遇到,逼不得已只好到海產店買夜光蠑螺在海水缸養殖,養成一個月觀察後再放生,這樣克難選擇在海水缸養殖觀察的螺貝類不在少數,能夠深入近距離觀察,像是曾發現麥螺、骨螺會吸食其他物種的卵,都是意外收穫。

隨著洋流上岸的紫螺,也是經由當地人發現活體,幸運觀察到牠們的生態現象。由於紫螺自身黏液與海水結合會形成泡泡,製造成漂浮囊,然後紫螺媽媽將自身粉紅色的卵掛在氣囊下,營造出「粉紅泡泡漂浮船」的夢幻效果,護著船下的卵,終日追逐有「葡萄牙戰艦」之稱的僧帽水母為食,都是奇妙的生態現象。

回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