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

國家公園季刊

2022年三月號

友善列印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在地先行者

細數雪山 原生植物之美

第1頁,共3頁
|雪山植被、地勢之美/陳應欽 攝
|雪山植被、地勢之美/陳應欽 攝
細數雪山 原生植物之美

文/米雪

受訪者/ 國立中興大學森林學系教授 曾喜育

臺灣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有269座,對於生長在其中的植物而言,每一座山就像一座島嶼,各自獨立,彼此之間基因交流困難,因而造成高山植物的遺傳變異非常高,這也是臺灣植物能夠種化,且特有種比例特別高的環境因素之一;相對的,這也提高了高山植物研究監測的難度。尤其是地形奇特的雪山,大自然設下了難以到達的嚴苛條件,只有堅持到底的先行者,才能夠一窺雪山植物的奧秘。

|精疲力竭後,雪山的奇、大霸的美,總能喚起新的感動/李佩華 攝
|精疲力竭後,雪山的奇、大霸的美,總能喚起新的感動/李佩華 攝

研究是孤寂的,但森林卻有著活潑生機;年輕的臺灣高山擁有多樣的物種,吸引一批又一批的研究員上山一探究竟。中興大學森林學系教授曾喜育就是其中一位,從大三第一次登上雪山主峰起,30年來始終和雪山連結在一起,觀察著原生植物的喜怒哀樂。

「這是一個可能會沒有朋友的研究。」談到高山原生植物生態研究監測,曾喜育對大一新生這樣說:「沒有你在Discovery頻道看到的那樣光鮮亮麗,高山的可及性低,單單走到研究地點就要花個一、兩天,每個月要上一趟雪山進行開花物候調查,不僅考驗體能,也考驗恆心與毅力。」為了圈出物種調查的樣區,曾喜育一行人揹著鐵條和水管上山,再加上登山裝備,負重起碼20公斤,比陸戰隊還操。曾喜育笑說,研究中心是女生當男生用、男生不當人用。大家在第一次上雪山,登頂的那一刻總會湧現滿滿的感動與夢想,但這樣的激情到了第三次登山,就會開始質疑自己,為什麼不選路邊就能完成的研究題目;而當同伴一個個退出的時候,你會開始懷念城市裡的舒適生活。

然而是什麼動力讓他們堅持下去?山路上,大家安靜的前進著,所有的力氣都用來呼吸,腦子裡亂想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同樣的路要走這麼多次。在每一次覺得快走不下去的時候,忽然一隻鳥飛過來,或是瞥見腳邊的植物,你又會發現自己上山的意義!就在一次次「我做到了」的吶喊聲中,他們一起感動雪山之奇、大霸之美。

種化機制
種化機制
種化機制

要形成物種,必要條件之一是「生殖隔離」。當兩種生物的基因無法相互交流,生物間的基因與特徵就會隨著演化過程逐漸分歧,形成生物表徵不同的物種。

|臺灣薊的發現,使世界又增添一名被紀錄在冊的成員/張之毅 攝
|臺灣薊的發現,使世界又增添一名被紀錄在冊的成員/張之毅 攝
啊∼就是你!當新物種被發現

處於嚴苛環境下的高山植物,對氣候變化十分敏感,它們的成長及繁衍可作為氣候變遷的證據。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在1992 年成立後,積極調查轄區內的原生植物組成。

「我們在雪東線步道與武陵地區調查到401 種維管束植物,種數較多的有菊科、薔薇科、禾本科、莎草科以及毛茛科,包括熱帶與溫帶的植物,非常獨特。」曾喜育說,400 多種植物中,特有種有154 種,且特有種的比例隨海拔上升而增加,雪山圈谷的特有種比例達60%以上,展現臺灣高山環境的特殊性。

依據《2017臺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分析,評估等級達到受脅(NT)以上的植物種類近20%, 易危(VU) 的則有南湖柳葉菜、玉山石竹、玉山蠅子草、匍枝銀蓮花等16種,極危(EN)的則有雪山翻白草、葉芽筷子芥、臺灣山薺。曾喜育說,研究的過程看似一成不變,當同學們出現研究倦怠,也會質疑不斷蒐集、監測有何意義。但對於作植物分類的學者而言,發現新物種是非常興奮的一件事!博士班張之毅同學便是於熱門登山路線的雪東線步道,在大家都習以為常的物種中發現薊屬新種「臺灣薊」;這不僅可以為臺灣物種多樣性增添新的成員,也像自己生的小孩一樣,讓人寶貝不已。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