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

國家公園季刊

2022年九月號

友善列印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世界零距離

走過 150 年,黃石國家公園的經營策略

第1頁,共1頁
黃石國家公園
|黃石國家公園

走過150年,黃石國家公園的經營策略

文/汪文豪 圖片提供/典匠

受訪者/臺江國家公園六孔管理站主任 黃光瀛

黃石國家公園以多元的物種生態與景觀聞名,地熱即是其中之一
|黃石國家公園以多元的物種生態與景觀聞名,地熱即是其中之一

1872年3月1日,時任美國總統格蘭特(Ulysses S. Grant) 簽署了《奉獻法案》(The Act of Dedication), 黃石國家公園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正式創立;這個約為臺灣4分之1面積大小的保護區,成立至今已150周年,不僅是全世界第1座國家公園,也以豐富的野生物種、多元的生態系統、火山地質和地熱資源聞名,是觀光客到美國必定到訪的自然勝地。以2021年為例,受到新冠疫情緩解引發「報復性出遊」影響,光是夏季就超過了3百萬人次造訪,創下歷史新高。

黃石國家公園(以下簡稱 「黃石公園」) 橫跨美國懷俄明州(Wyoming)、 蒙大拿州(Montana)和愛達荷州(Idaho),園中生態豐富,常見灰熊(Grizzly bear)、 灰狼(Wolf)、加拿大馬鹿(Elk)和數量龐大的美洲野牛群(American bison)。黃石火山群也是北美最大的活火山,過去2百萬年間曾數次爆發,地熱資源豐富,其中最著名的景點便是每75分鐘就噴發 1次的老忠實間歇泉(Old Faithful Geyser,又稱「老實間歇泉」)。

黃石公園的成立構想可追溯自 1860年美國陸軍測量員雷諾茲 (William Raynolds)與博物學家海登(Ferdinand Hayden)進入黃石區考察開始;考察結束後, 海登始終對當地壯闊的自然環境念念不忘,到了1871年,在政府的贊助下終於再度進入黃石區探索,這一次,他編寫了一份黃石地區的全面報告,內容包含許多照片和手繪的黃石區地圖。接著海登積極遊說國會,讓他們取消 拍賣黃石區的打算,最終設為國家公園。

海登強調,黃石區擁有稀有珍貴的資源,並會隨著時間演進愈來愈稀有,如果不加以保護必定會有許多盜獵者和野心家大肆掠奪。在總統與國會的支持 下, 1872年3月1日,美國總統格蘭特簽署了《奉獻法案》,黃石公園就此成立。

哈利.楊特原為當地的獵人,但當他接下任務後,便嚴格奉令阻止遊客或獵人在園區內的盜獵與任何破壞生態的行為。此外,他也致力進行黃石公園的野生動物調查並撰寫報告書上呈,讓有關 單位更明白黃石公園的生態系。

老實間歇泉每 75 分鐘噴發 1 次
|老實間歇泉每 75 分鐘噴發 1 次
拉瑪爾河谷中開闊的草原與河流
|拉瑪爾河谷中開闊的草原與河流

墾丁國家公園於 2021 年開始製作 Podcast 節目「傾聽自然」,以生態、環 境、人文與自然為主題,希望透過節目邀請大家傾聽自然的聲音,一起了解和 欣賞自然之美。收聽網址:https://linkby.tw/lico

因此,哈利.楊特可說是全球第 一位國家公園巡守員(ranger), 後世皆尊稱他為「巡守員之父」。

黃石公園中最受歡迎的遊程

在這處生態、地質特色與人文故事豐富多元的大自然教室中,「動物觀察」一直是熱門的觀光行程,尤其位於黃石公園東北部的拉馬爾河谷(Lamar Valley), 有開闊的草原與水量豐沛的河流,為野生動物提供良好的食物與水源,吸引了美洲野牛、叉角羚(Pronghorn)、美洲黑熊(Black bear)、灰熊、灰狼、大角羊(Bighorn sheep)與加拿大馬鹿等大型哺乳類動物群聚。

拉馬爾河谷形成了完整的生態系:草食性動物是肉食性動物的獵物,狼群在這個生態系的上層扮演著最主要的獵食者,加拿大 馬鹿和麋鹿(Moose)是牠們最主要的食物來源,少部分才是美洲野牛等大型動物。狼群飽餐一頓後,剩下的殘骸就會由美洲鷲(Turkey vulture)、 烏鴉 (Crow)等瓜分,讓生態系中各動物的族群數量消長維持穩定的動態平衡。

灰熊為黃石公園代表性的大型草食性哺乳動物
|灰熊為黃石公園代表性的大型草食性哺乳動物
在陡峭山壁間成群活動的大角羊
|在陡峭山壁間成群活動的大角羊

這一個完整的生態群,至今是非常多喜好野生動物的人心目中最佳的朝聖地。在黃石公園工作24年、目前已退休的森林巡護員里克.麥金太爾(Rick McIntyre)便表示,造訪黃石公園的眾多遊客當中,有非常多人旅行目的是來 觀賞園區內的各種野生動物,其中更有相當比例是衝著灰狼生態而來。然而以生態帶動觀光的獲利模式並非一蹴可幾,黃石公園也曾面臨狼群被過度獵捕幾近滅絕,生態系遭受嚴重破壞,花費了數十年復育狼群,逐漸恢復生態系的平衡,才有今日的成果。

在陡峭山壁間成群活動的大角羊
|在陡峭山壁間成群活動的大角羊
灰熊
|灰熊

適合至黃石公園觀察動物的季節

每年3月至4月,由於天氣回暖,是觀察灰熊活動的適宜時機,5月則是休園的期間。夏日至初秋是黃石公園的觀光旺季,因為氣溫舒適且不易下雨,野牛、加拿大馬鹿、麋鹿、駝鹿等許多動物都在此期間活動。冬季為狼及大角羊的活躍季節,但常遇大雪阻礙通行,所以10月分開始各景點會陸續關閉,如果還是想冒冷前往,請預先確認交通道路的封閉狀況。

灰狼重現讓黃石公園生態更完整
|灰狼重現讓黃石公園生態更完整

狼群絕跡後的生態系

19世紀美國中西部有不少人來此拓荒,在黃石公園附近建立了許多牧場,農民擔心飼養的牲畜遭到狼群攻擊蒙受損失,開始有組織性地捕獵灰狼,1926年, 該區域灰狼的野外族群正式宣告滅絕,但美國國會直到1974年才宣布灰狼成為瀕臨絕種的動物,這時距離黃石公園灰狼野外族群滅 絕已過了將近半世紀。

野外灰狼的消失,導致黃石公園 內的加拿大馬鹿數量因失去主要天敵而遽增, 在1993至1994 年間,其族群量甚至高達2萬餘 隻(1920年的族群量約為1萬餘隻)。大量繁衍的加拿大馬鹿族群使國家公園內許多木本植物, 如: 白楊(Aspen)、 三 葉 楊(Cotton wood)和柳樹 (Willow)的幼苗,因遭到過度啃咬而無法順利生長,長期下來深深地影響了當地植被,間接改變了原有的地貌。

白楊是北美洲分布最廣的樹木, 但在美國西部某些地區數量卻持續減少。俄勒岡州立大學的生物學家瑞波(William Ripple)調查黃石公園的白楊時,原本推測數量下降與氣候變遷、野火、昆蟲或其他寄生蟲的侵襲有關,但發現所調查的白楊年輪幾乎都超過 70歲,也就是有8成以上的樹木是在1871到1920年之間成熟, 其餘約5%的樹木才是1921年後 生長。在他持續觀察下,發現了 加拿大馬鹿會啃食白楊,也知道狼會獵食加拿大馬鹿,但1920年代時狼群已殆盡,因此瑞波做出結論:狼吃加拿大馬鹿、加拿大馬鹿吃白楊,狼的消失造成加拿大馬鹿數量大增,連帶影響了白楊生長的數量,而且不僅白楊, 三葉楊和柳樹等樹種也有類似情形。透過生態學家的觀察與調查,大眾才驚覺:沒有了灰狼, 黃石公園生態系便不再自然與 「完整」

過去因掠食者滅絕,導致加拿大馬鹿的數量遽增
|過去因掠食者滅絕,導致加拿大馬鹿的數量遽增
 灰狼的復育使得黃石公園的生態獲得平衡
|灰狼的復育使得黃石公園的生態獲得平衡

出乎意料的復育成果

1995年, 美國內政部推動「灰狼重現黃石公園計畫 」(The Yellowstone Wolf Restoration), 預計在拉馬爾河谷野放從加拿大亞伯達(Alberta)引入的灰狼族群。該計畫執行了20多年,最後成功野放的灰狼約有30隻。然而計畫推行之初,中西部依舊有不少農民們反對復育灰狼,他們認為灰狼莫大威脅了他們的牲畜與生計。另一股反對力量則是來自獵人,他們抱怨灰狼會與他們產生狩獵競爭、影響他們的狩獵收入。但「灰狼重現黃石公園計畫」推動後10年,黃石公園與 周邊地區的狼群數量增加到301 隻,增加的狼群卻沒有影響到麋鹿或美洲野牛,即便之後灰狼族群穩定成長,也沒有影響到大角羊、 叉角羚和雪羊(Mountain goat)的數量─這說明灰狼殺死牲畜的數量,比反對方的指控還要少得多:因狼群造成的羊隻損失比例,只占了羊隻總體損失數的1%,狼群導致的牛隻損失所占的比例更不到1%。

不過灰狼對於加拿大馬鹿族群數量抑制的成果就很明顯了;1995 到2004年,加拿大馬鹿的數量從 1萬6千多頭減為8千多頭。生態學家瑞波也發現,黃石公園中某些區域的白楊、三葉楊和柳樹的生長狀況隨之改變了,特別是溪邊的柳樹族群。灰狼復育也間接有益於柳樹與河狸間的關係;柳樹能提供河狸食物與建築材料,河狸建築的水壩則會成為柳樹生長的環境,所以狼群回來後,到了2009年,拉馬爾山谷中河狸群體數量從1群增加到12群。

支持「灰狼重現黃石公園計畫」 的一方指出,如果黃石公園復育灰狼有成,不僅生態系能恢復均衡,也將能吸引更多遊客前往黃石公園,帶動觀光旅遊的實際產值,並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美國蒙大拿州立大學2005年就曾調查過,在黃石公園的動物觀察活動中,尤以灰狼為主題的旅遊行程最受遊客歡迎。

如今在Google搜尋引擎上,打上 「wolf watching」(觀賞狼群) 加上「Yellowstone」( 黃 石 公 園)的關鍵字搜尋,將出現超過 100萬筆的搜尋資料、19萬次的點擊率,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等於狼群每年間接為黃石公園,包括周邊社區,創造了將近3千4 百萬美元的觀光收益,並為黃石公園橫跨的懷俄明州、愛達荷州與蒙大拿州,帶動了約5千8百萬美元的觀光產值。

而根據黃石公園2021年出版的年報內容,截至2020年,不含周邊社區,黃石公園範圍內狼群的數量從94隻增加到123隻,分布在 9個狼群當中,這表示狼群的繁殖率與存活率都不錯。園方也舉辦一系列直播,並出版與生物學家合作撰寫的《黃石狼: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公園的科學與發現》 (Yellowstone Wolves: Science and Discovery in the World's First National Park),慶祝灰狼重新引入黃石公園25週年。

除了對公園境內灰狼進行復育, 美國國家公園署也制訂「黃石野 牛管理計劃」(Yellowstone Bison Management Plan),積極和相關州政府、周邊社區、原住民部落與非政府組織等單位合作,進行美洲野牛的野放監測與信託管理 工作。黃石公園從2017年起執行美洲野牛檢疫計畫,確認野牛沒有感染布氏桿菌 (brucellosis,為人畜共通傳染病),隨後野放至美國境內15處印第安部落的傳統領域,不僅舒緩黃石公園內美洲野牛的族群壓力,也大幅減少將美洲野牛送往屠宰場處理的數量。

夏秋時節的野牛群在草原活動
|夏秋時節的野牛群在草原活動

他山「黃石」,可以攻錯

從黃石公園的灰狼復育經驗中, 可見除了物種復育,棲地的經營管理在國家公園保護區系統也很重要。對於這點,台江國家公 園六孔管理站黃光瀛主任分享了 2019年,在卸任營建署署長許文龍先生與中華民國國家公園學會理事長林俊全教授帶領下,隨隊參訪黃石公園的經驗,「黃石 公園的管理頗重視『人與自然的 連結互動』,像遊客中心展示館採用多元展品,深入淺出地說明 了黃石公園的成立緣由和歷史沿 革,而園區在生態旅遊中融入環境教育的規劃和措施更是完善, 譬如園區內詳細區分了不同等級使用的(親子、冒險、攀岩)遊客步道、汽車道、自行車道等路徑,加上沿路豎立的解說牌內容清楚好讀,讓大眾更能以不同方 式深度遊覽園區和親近自然生態,也能隨時保持安全的距離, 避免驚擾到野生動植物。

此外,黃石公園內嚴謹地分區管制露營、釣魚等休憩活動,也運用靈活方式向大眾灌輸環境保護的概念,「像是等待間歇泉噴發的空檔裡, 園區解說員就會推著放了標本、化石的攤車,現地直接向大眾解說生態知識,這是很好的教育推廣策略。」藉此,遊客能理解生態保育的核心價值, 自發地遵守不接觸、不餵食的原則,譬如汽車駕駛耐心地等候美洲野牛群穿越馬路的畫面,就是最佳寫照之一。

回首過去150年,黃石公園充滿 挑戰的野生動物保育之路, 也證明了生態保育與適度的經營管理、觀光發展並不相衝,透過周全的考慮與處理,反而有機會創造雙贏。相信黃石國家公園的經營調適策略與經驗,值得世上更多國家公園援引參考。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