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

國家公園季刊

2022年十二月號

友善列印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專題報導

乘浪出門,平安回家 - 點亮海洋文化篇章的東吉嶼燈塔

第1頁,共1頁
|東吉嶼燈塔佇立百年,照亮往來船隻與人們的航路/航港局 提供
東吉嶼燈塔佇立百年,照亮往來船隻與人們的航路/航港局 提供

乘浪出門,平安回家─點亮海洋文化篇章的東吉嶼燈塔

文/莊惟任

受訪者/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解說教育課技士 蘇意恬、交通部航港局東吉嶼燈塔主任 張本源、埁光工作室 高碧岑

海島國家的邊界單純,容易接觸到世界潮流,也容易阻絕外界事物。一座海島是開放還是閉鎖?是多元還是單一?是進取還是守舊?答案往往只在人類一念之間。

知海、進海,是為了走出一條更寬廣的路

所謂「海洋文化」經常是在開放與閉鎖、多元與單ㄧ這種雙面性上作抉擇,思考如何去回應內外局勢,找出自己的下一步。四面環海的臺灣亦是如此,荷蘭、西班牙因貿易而前來叩關,南明鄭氏據立基地,到清領海防管制,日本政府的南進之夢,到國民政府抵臺後至今不斷波動的政治局勢與臺海地位⋯⋯潮來潮往,新的事物不斷遠渡重洋,在這塊土地扎根、生長、茁壯,寫下一頁頁多變又耐人尋味的歷史。歷經多種權力來來去去、縱橫交錯的臺灣,累積了每個時代的經驗和文化特色,加上所處的地理位置,更顯示出臺灣的「開放」特質,也使得臺灣於國際議題競合上,更顯示出重要性並扮演了獨特的角色。

而隨著21世紀全球化浪潮來襲,許多文化、生態議題變得更具國際性。在「維護多樣性」的名義下,無論是對於重要文化資產的保護,還是對關鍵棲地、生物的保育,看的已不是單一事物的存亡,而是如何維繫一個更豐富、健康的互動關係。因此,行政院於2010年核定「向海致敬」的政策,提出「淨海、知海、近海、進海」四大方向;除了生態保育,也明言作為海島國家的臺灣,必須從「知海」走向「進海」,善用海洋資源,建構屬於我們的海洋文化,使臺灣因海而遼闊。

要「知海」,對於歷史的考據必不可少,無論是耙梳海洋文化的諸多支線,還是維護、考究前人留下的文化遺跡,當我們能詳加剖析承載著先人奮鬥歷程的歷史記憶與物件,就能將臺灣的海洋文化以較為深刻、鮮活的方式,重新注入我們的血液中,陪伴我們向前走,其中,國家公園的成立便起了關鍵的作用。

|因有國家公園的推廣,人們才逐漸意識到澎湖南方四島的生態與人文之美/吳明翰 攝
因有國家公園的推廣,人們才逐漸意識到澎湖南方四島的生態與人文之美/吳明翰 攝

重現海洋文化深遠的澎湖南方四島

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於2014 年成立,為臺灣的第九座國家公園,和東沙環礁公園同屬海洋型國家公園,範圍內包含了東吉嶼、西吉嶼、東嶼坪嶼、西嶼坪嶼四座主要島嶼和周邊零星小島,行政區位上隸屬於澎湖縣望安鄉。

根據諸多史實記載,南方四島是臺灣早期與國際 航隊貿易接軌的節點之一,可視為臺灣門戶。而在南方四島中的東吉嶼上發現的考古遺址和先人墓碑,即可知4000年前已有史前人類在此活動, 且16 至18 世紀中葉,已陸續有大量移民遷入南方四島定居並發展產業。

由於南方四島一帶海路遍布暗礁、氣候複雜多變,船隊航行不僅險峻也屢遭船難。1778 年,在 氣象學概念和科技發展輔助之下,當時治理臺灣 的清國便在西吉嶼建設了臺灣第一座燈塔,之後日本政府接手掌管,亦陸續在澎湖群島增建了數座燈塔。這些燈塔的出現不僅大幅提升了臺灣周遭海域航海安全,也強化臺灣戰略防守,更間接加速了臺灣和國際交流的頻率,也象徵了臺灣歷 史又翻新了篇章。

綜觀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不僅擁有多元的自 然與人文資源,其背後深遠的文史脈絡,使得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猶如燈塔的引路亮光,是今日我們探索、發掘與了解更多臺灣海洋文化的最佳起點。

|解說員向導覽參加者介紹澎湖南方四島的方位/墾管處 提供
解說員向導覽參加者介紹澎湖南方四島的方位/墾管處 提供

抑注資源,提攜文史發展的海管處

「《國家公園法》在界定國家公園的宗旨時,將生物多樣性與文化多元性視為兩個同樣重要的任務。」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解說教育課技士蘇意恬,談到國家公園扮演的角色時,先從根本的法規開始談起,並提及海管處於2007年成立後,因為有著政府各項重大服務設施、研究、復育等經費的支持與在地經營管理的優勢,為轄區內的文化保存、研究、推廣作出許多貢獻。一方面,許多重要的文史遺跡經劃入保護區後能獲得較好的維護,另一方面,海管處會透過辦理環教活動, 也讓更多人認識轄區內的人文資源。同時,海管處也藉由各項補助款,讓相關人士、團體進行文史研究與建築修繕,保存文化資產的同時,也深化這些文化資產的影響力。

聊到國家公園成立後的影響,澎湖當地文史工作者高碧岑表示,過往澎湖南方四島的知名度不高,相關旅遊行程也多是在澎湖本島附近進行,直到國家公園成立,並戮力推廣後,人們才逐漸意識到澎湖南方四島的存在,並對它們的生態、文化之美感到訝異。交通部航港局東吉嶼燈塔主任張本源也提到,海管處成立後,僅僅兩年時光,澎湖南方四島周遭的海域狀況就有明顯改善,尤其是東吉嶼,不僅對當地的漁業文化產生正面的影響,也對地方的發展帶來不少挹注。海管處的努力,使得澎湖南方四島所蘊藏的海洋文化被更好地保存、認識與發揚。

遠眺東吉嶼港口(攝於2016 年)/海管處 提供
遠眺東吉嶼港口(攝於2016 年)/海管處 提供
|「黑水溝」是澎湖到臺灣間的水域,以水流湍急、遍布螺旋狀暗流、船難頻仍而著名/吳明翰 攝
「黑水溝」是澎湖到臺灣間的水域,以水流湍急、遍布螺旋狀暗流、船難頻仍而著名/吳明翰 攝

於海上散放安穩光芒的東吉嶼燈塔

而提及海管處對於人文資源的維護與管理,東吉嶼燈塔的歷史價值是很好的範例。東吉嶼燈塔海管處轄區內唯一的燈塔,歷來悠久。1911年由日本人興建,1937年進行改建,塔身由原本的鐵架改為更堅固、好維護的鋼筋混凝土,並漆上如同斑馬線的黑白相間條紋;而確實,由東吉嶼燈塔延伸出的,也是一條從福建往澎湖、由澎湖到臺灣的海上之路。

明末清初,臺灣與福建的往來漸趨頻繁,當時的船隻東渡時,需依序尋找「紅海」、「澎湖」、「黑水溝」三個目標,才能順利抵達臺灣。「紅海」泛指福建、澎湖之間的水域,「黑水溝」則是澎湖到臺灣的水域。兩者皆以水流湍急、船難頻仍而著名,其中黑水溝又因為有寒、暖洋流交會,遍布暗流,且每年有一半的時間受到強烈季風吹襲,水面上經常激起濤天巨浪,海象尤為惡劣。作為福建前往臺灣必經之地的東吉嶼,島上的燈塔外觀看似平凡,實際上卻具備了關鍵性;它既看護著往來的漁船,支撐起相關的漁業文化,又照亮了往來經商者的路途,使之安心移動,進而打造出一條文化交流、物資流通之路。

特別的是,東吉嶼燈塔的光明並非一朝一夕促 成。高碧岑說,「早期東吉嶼上的居民就曾以石頭 堆疊出小型石塔,於其上放置銅盤、鐵盤,再點燃煤油燈,透過金屬盤的反光向海上投射光芒。 微弱的燈光呼喚著海上的船隻安全歸家,但因亮度不足,效果有限。後來日人歷經艱辛,由臺灣 運送建材至島上,建成鐵架燈塔,光力雖提昇至800燭光,仍無法充分應付惡劣海象。1937 年的二次改建,引入了先進的旋轉式透鏡煤油白熱燈, 光力大增為20萬燭光,光程達21.5海浬,才終於完成較為安全的航道。」

前前後後,經過許多人的努力與犧牲,才盼來這束劃破黑夜的光照。從此,往來的船隻不僅能透過燈塔辨識方位,亦能藉由豐富的經驗來判斷海象,於湍急的水流安穩航行,促成不同地域的往來,也帶來更多機會與變化。如此看來,小小的東吉嶼燈塔可說是一個新時代的起點,突破了黑水溝的兇險限制,支撐起龐大而複雜的交流網絡,讓臺灣島嶼從封閉趨向開放。

|清晨時分的東吉嶼燈塔/張本源 提供
清晨時分的東吉嶼燈塔/張本源 提供
|東吉嶼島上的燈塔光亮,看顧著往來的漁船/航港局 提供
東吉嶼島上的燈塔光亮,看顧著往來的漁船/航港局 提供
|解說員向「吉流勇闖黑水溝」參與者介紹東吉嶼之美/海管處 提供
解說員向「吉流勇闖黑水溝」參與者介紹東吉嶼之美/海管處 提供

以東吉嶼燈塔為起點建構的人文風采

東吉嶼燈塔的興建,提升了黑水溝航道的航行安全,也因而間接地促進了漁業和貿易發展,逐漸為島上增添了不少人文風采。若試圖從東吉嶼燈塔開始延伸視角,觀看周遭的聚落建築,我們可見東、西方文化的凝縮,以及從聚落社會中再發展出的信仰習俗,並進一步觀察到面對海的變化多端,居民們的生活形式與價值觀。

像是東吉嶼的傳統建築是源於閩南文化中的三合院,該形式傳至澎湖後,融合了當地的元素,改以貝殼砂、玄武岩、硓?石為主要建材,形成帶有地方特色的特殊建築。島上林立的洋樓,則見證了東吉過往的繁榮。根據海管處委託臺南大學進行的《澎湖南方四島社會發展變遷調查》研究報告,民國40 年左右的戶政資料顯示島上將近有1200人居住。這些人或打漁、或經商,並經常往來府城臺南,於臺南當地見識到造型瑰麗的洋式 建築後,他們將相關風格帶回東吉嶼,最終建成包含許宅、陳宅、河西堂、吉利發等多座建物, 結合了傳統三合院的形制,其規模、格局多變。 而東吉嶼的信仰核心是啟明宮,它座落於東吉村中央,雕樑畫棟裝飾豐富,在色彩樸素的東吉村內相當搶眼。廟宇內主祀徐府王爺,屬於道教的王爺信仰體系。相傳該廟於清嘉慶13年修建,其後歷經多次翻修,至今仍是島上最重要的建築之一。從文獻來看,當時重要的祭祀活動多為祈求航行順利、滿載盈歸、祛病除災,足見該信仰與當地漁業文化的深厚連結。

高碧岑指出,啟明宮曾於民國73年在高雄前鎮漁港附近設立分宮,讓移居當地的東吉人有地方可舉辦祭祀活動,並透過王爺信仰維繫自己與東吉嶼的關係。而在東吉燈塔的指引下,以跑船維生的東吉人得以在原本凶險的黑水溝航道上自由移動,從事貿易、販賣魚貨。貿易過程中,東吉人除了將各種文化刺激帶回家鄉,促進當地發展外,也對臺灣本島的繁榮心生嚮往之情,逐漸移居到臺南、高雄等地。島上俗諺「東吉查某,西吉菜脯」,就是指交通的便利讓東吉人有更多條 件擁有豐沛物資,並開拓眼界,懂得如何裝扮自己,並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東吉嶼聚落可見以在地硓?石築起的特色傳統民居/海管處 提供
東吉嶼聚落可見以在地硓?石築起的特色傳統民居/海管處 提供
|融合洋式與閩式特色的洋樓許宅/海管處 提供
融合洋式與閩式特色的洋樓許宅/海管處 提供
|島上林立的洋樓,見證東吉過往的繁榮景象/海管處 提供
島上林立的洋樓,見證東吉過往的繁榮景象/海管處 提供
|洋樓遺跡中依稀可見仿巴洛克式的柱頭裝飾/海管處 提供
洋樓遺跡中依稀可見仿巴洛克式的柱頭裝飾/海管處 提供
探訪東吉─走訪東吉嶼特色景觀
(360度環景影片)
探訪東吉─走訪東吉嶼特色景觀 (360度環景影片)

以規律的生活節奏守護海上光明

燈塔照亮航道,點亮了經濟社會的新篇章,啟蒙一個地區居民對外開放的性格,即便海洋的險峻隔絕了內外,擁有冒險精神,渴求新機會的人們依舊會找到通往新天地的路徑,燈塔經年閃爍的光芒即是這種精神的象徵。有趣的是,要維繫燈塔的運作,需要的反而是耐得住寂寞,能夠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複既定事項的人。談到燈塔生活,張本源說在開放觀光前,燈塔基本上是一個獨立、自給自足的國度。有點像當兵,每日的生活就是環境維護、器械保養。從打掃園區、割草、為機械上油,到修理門鎖、馬達等等,只要是園區內看得到、摸得著的東西,都要自己處理。每年最大的養護活動是在3到5月進行,該時段需把燈塔內外重新油漆一遍,保持燈塔的最佳狀態。進行油漆前,還需要把舊的油漆刮除掉,因為塔身較高,作業時有一定風險,但習慣了就越來越順手。

過往,因為燈塔大多興建在遠離人煙的偏僻山崖,與地方社區有段距離,往來不易。園區內的職員、技工,就是唯一日夜相處的兄弟。近年來因為科技發達,人與人的距離縮短了,張本源可透過平板電腦指導女兒寫功課,每日也能與太太說上話。海管處成立後,也多了可就近一起吃飯、閒聊的夥伴,日子不像早年那麼枯燥無味。

說到燈塔目前的功用,張本源說雖然大多船隻已 配有衛星導航系統,但多數漁民、往來船隻還是習慣看燈光來辨別方位。每當置身於廣陌的大海,僅僅只是看到投射來的光芒,就能讓他們感到熟悉與心安。就像過往無數橫渡黑水溝的船隻,只要在湍急水流中看到東吉燈塔,就能確認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並相信自己能夠安然抵達目的地。科技雖便利,但仍無法取代實體燈光帶給人們的安全感。

知道自己每日的辛勤工作能夠化為耀眼的燈光,為地方帶來安定,張本源一談起,就覺得相當自豪。

島國臺灣 海洋國際

歷經時光的浮沉,東吉嶼的居民過去一度只剩數十位。後來隨著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成立,配合西吉灶籠(也就是遊客口中的「藍洞」)所帶 來的觀光人潮,島上居民慢慢回歸,至今已有將近百位島民。東吉人的回鄉,除了觀光帶來的利益讓他們更有條件在此生活外,歷經幾個世代累積而成的家鄉情感,亦是主因。

|西吉灶籠由玄武岩地形經海浪侵蝕而形成/海管處 提供
西吉灶籠由玄武岩地形經海浪侵蝕而形成/海管處 提供

看到這幾年來東吉嶼燈塔拍照打卡的觀光客約4到5萬人,張本源表示,「龐大的旅遊人潮能夠支撐地方發展,島上也因此開了多家民宿、餐飲甚至機車店,這是多年前沒機會見到的。」他也說, 本來自己對於觀光人潮是否會衝擊當地的環境而一度感到憂心,所幸有海管處盡力維繫當地的生態、人文資源,讓東吉嶼的發展能以永續經營為目標不斷前行。

尤其,在海管處的深耕下,目前東吉嶼已有更好的條件往生態、人文旅遊轉型,像是:為了向過往東吉燈塔帶動起的這段別具意義的臺灣航海史致敬,也為了讓更多人理解文化交流的過程與成果,海管處、台管處於2022 年8 月共同試辦「吉流勇闖黑水溝,偉大航道新體驗 」活動,三天兩夜的時間,集結了30多位文史工作者、專家學者、解說員、官方代表,先於台江國家公園進行黑水溝文化講座,再由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培訓出的解說員引領,前往東吉嶼欣賞積累出的文化精髓與生態之美。這條路線的教育意義包羅萬象,從海廢議題到手作體驗,從傳統古厝、西式建築再到廟宇文化、燈塔意象遊覽,藉由豐富的活動內容,參與者逐步走近被黑水溝這條「偉大航道」串聯起的文化記憶,並思索這些人文如何以燈塔為起始標幟,在接續的世代裡繼續延展、發光。而在活動中納入海廢議題,亦是想提醒人們:唯有愛惜海洋、與海共生,才能隨著生生不息的海洋律動,長久在此地安居樂業。

每時每刻,人們都用自己的言行開創出新的時局,但只有通曉自身歷史脈絡的民族,能夠理解自己從何而來、往何處去。就像長期研究臺灣海 洋文化的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秘書長戴寶村, 指出島國臺灣過往經常能藉助自身的海洋性格, 吸納不同群體的文化精髓,並將之轉為應對生存難題的利器。21 世紀的臺灣,要在複雜的國際局勢中繼續前行,就必須重視海洋帶來的挑戰與際遇,繼續吸納海內外的各種元素,找出自己未來的路。

東吉嶼燈塔日出 (縮時攝影)
東吉嶼燈塔日出 (縮時攝影)
|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東嶼坪嶼/吳明翰 攝 016
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東嶼坪嶼/吳明翰 攝

啟明宮高雄分宮興建過程

民國73年,東吉嶼人透過募款、捐獻,於高雄前鎮漁港附近的民宅籌建「澎湖高澎東吉啟明宮」。至民國79 年,信徒將東吉嶼主廟的神像迎接至高雄供奉(隨後高雄另塑神像,原神像則重新迎回東吉嶼主廟)。至民國92年,幾經奔走,成功於高雄鳳山區五甲購地、營建新廟,成為東吉嶼旅外遊子的信仰中心。

|雕飾精細的啟明宮,是東吉人的信仰中心/海管處 提供
雕飾精細的啟明宮,是東吉人的信仰中心/海管處 提供
啟明宮高雄分宮
啟明宮高雄分宮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