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生物多樣性

轉寄字級:

生物多樣性的重要

楚南氏山椒魚(張正雄攝)

人類的演化大約溯自 200 萬年前,在生態系整個演化史中,僅是地球上約 1,000 萬個物種之一員,在自然生態中扮演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自從大約一萬年前,人類在歐亞、非洲及美洲大陸各地發展出農業耕作社會之後,地球上的人口由一萬年前的數百萬急遽擴增,迄今已超過 60 億。時至今日,在人口過多、消費過盛、且科技運用日新月異的狀態下,我們消耗或浪費了地球上超過一半以上的可再生淡水,以及大約 1/4 至一半的生物生產力(陸上生物光合作用淨產能)。人類儼然成為地球 38 億年生命歷史中史無前例的生態優勢物種,並且對大多數與人類共享這個星球的物種之生存造成持續的威脅。根據聯合國對世界人口成長的估計,到公元 2050 年人類成長的規模將達 85 億人,而到了 21 世紀末將跨越 100 億人口大關。但是,我們不知道屆時要如何才能提供足夠的糧食及衣物給這麼多人,當然,我們更不知道怎樣才能維持目前舉世努力追求的生活水準。

近 50 年來,世界人口由 25 億成長為 60 多億的過程中,人類耗盡了地球上 1/4 的表土,以及 1950 年代的 1/5 可耕地和 1/3 的森林,並鉅觀地改變了大氣的結構。很顯然的,其中最嚴重的生態問題是生物物種的滅絕。將化石紀錄顯示的物種平均存活史與過去幾世紀以來的物種滅絕速率的實況兩相比較,我們可估計出目前的滅絕速率約為每年 1,000 種,是背景值的 500 到 1,000 倍,意味著演化出一個新的物種的同時,將有 500 到 1,000 物種從地球上永遠消失。將全球棲地破壞之現況與預測速率和單位面積物種數目之關係合併考慮,我們預估在 2050 年時高達 1/3 之全球物種將滅絕或瀕危,另外的 1/3,也許將在本世紀末走向絕路。

盡可能地降低物種滅絕速率攸關著人類的福祉,如果人類坐視地球物種大量消失,加速物種滅絕速率若相較於當時發生地球上的生物發生鉅變的 6,500 萬年前白堊紀末期,現在的我們卻沒有另一個演化過程期達 500 萬至 1,000 萬年之久的時間供地球恢復其原有的動力。然而,由於我們對生物多樣性的了解極其有限,因為全球普遍對生物分類僅投入有限的關注,只有約 1/6 的物種業經科學的鑑識與定名,所以發現與描述新種的速率遠遠低於物種滅絕的速率,此一情況顯得更加的嚴重。

人類所有的糧食、大部份的醫藥、建材及衣物織品的主原料、製造業所需要的化學原料、還有許許多多充實我們生活的要素,都是由各類的生物物種所提供的,人類的生存全然是倚賴著生物多樣性。過去半世紀以來分子生物學的快速進展,使我們對生命系統的瞭解有了廣泛的突破,而這些進展正宣示我們朝向一個基於永續發展的「生物學的時代」而努力時,生物多樣性也將提供我們寬廣無埌而不可預知的福祉。此外,生物多樣性形成了生態系,提供了人類許多非常重要的環境服務,諸如保持表土、維護集水區、提供授粉的昆蟲、益鳥及其他生物、決定地區性氣候、提供各式各樣有價值的產物 …等等,並復原已被我們蹂躪的區域之生態所需的模式以及物種。除了上述這些生態多樣性的直接價值之外,我們還有道德上的義務維護這個地球上的生物多樣性,因為我們置身其中,完全仰賴它而生存,利用它來激發我們的藝術靈感,同時自許為地球管理人的我們,也必須承擔確保它的前途之責任,以為自我保障的基礎。

地球任何地區皆無法將生物多樣性的保育工作置身事外,同時也是自我文明前途的發展及達成永續性的一個重要因子,在永續自然生產力設定的範圍內,能繼續發展之核心要素。和任何其他地方一樣,台灣的生物多樣性提供了最適合當地的成份,並具有某種程度之獨特性。生長在台灣的生物中,大約有 1/4 是全球任何其他地方所沒有的,而其他 3/4 物種的遺傳特徵也往往是非常獨特的。了解、保護、並永續利用這個島嶼的生物多樣性與保護台灣的自然資源,乃是國民的基本義務,如果做得到,對未來之福祉、健康、及安全將可能提供重大的貢獻。重視並身體力行保護世界各地的生物多樣性,同時特別將永續性做為貿易及其他相關事務的主要考慮因素,將是台灣身為地球村一份子所必須要盡的義務。保護生物的多樣性也就是保護文化的多元性,而尋求環境的保護和生物多樣性的維持,才能使世人同時享有社會的進步與經濟的平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