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六月號

回本期目錄
精采人物

珍愛 蟹逅之情 - 專訪螃蟹博士劉烘昌

第1頁,共2頁
陸蟹的棲地與人重疊,常與人車熙嚷的馬路搏鬥,需要保育人士伸出援手。/Jonathan攝澳洲聖誕島以數量驚人的紅地蟹聞名,但島上蟹類僅21種,多樣性不如墾丁/劉烘昌提供

螃蟹,在一般人眼中或許只是餐桌上的食物,但對靜宜大學生態學系助理教授的劉烘昌來說,這些生物,是生態世界中不應被忽略的要角之一。

從1988年開始正式走入螃蟹的研究世界。世界地理雜誌1988年刊登介紹澳洲聖誕島上,數千萬隻大陸蟹從陸地跑到海邊繁殖的壯觀情形令劉烘昌心生嚮往;1994年,在陪同國外學者至墾丁國家公園採集的機緣下,劉烘昌發現了陸蟹的存在。最後,在一公頃的面積中,竟然就能找到多達20幾種的陸蟹。

原來,陸蟹天堂就身處近在咫尺的南台灣,這樣豐富歧異度的生態資源讓劉烘昌埋頭栽入陸蟹的研究,這一栽,就栽了將近20年。

冷門研究 熱心執著

不似明星保育物種已有較完整的資源調查,過去國內對於陸蟹的基礎研究是付之闕如的,因此在生物基礎資料的建立上,要付出的心力更為加倍。

從過去十多年的研究,劉烘昌知道墾丁的陸蟹繁殖高峰期多集中在雨季,而且不同種類的陸蟹,降海繁殖時間亦不同。

在2009年劉烘昌接下了墾丁國家公園陸蟹資源調查計畫的委託案。為了完整調查國家公園範圍內的陸蟹,他與研究團隊每個月都前往墾丁進行調查,7-9月間更是從月圓起就在墾丁駐紮兩週,太陽一下山就分批到國家公園內多處海岸林外處潮間帶反覆巡邏,統計從海岸林爬出的抱卵母蟹,直至最後一隻母蟹結束釋幼才結束工作。

由於不同陸蟹的釋幼時機不同,有些種類甚至在凌晨進行幼蟲釋放。為了研究陸蟹劉烘昌多在夜晚出動,甚至半夜出門。在2005年以前的十多年,他大多是單身一人前往海邊進行研究,由於必須背負大型探照燈與大型電池,再加上相機、攝影機、腳架、採集箱等更是少不了,身上負著將近20公斤的裝備重量是常有的事。一個人行走跳躍在崎嶇不平、高度落差的漆黑海岸與珊瑚礁岩間,汗如雨下是必然之事,甚至還有幾次驚險的意外,但總算都是平安渡過。

就這樣,劉烘昌拿著生命力作為研究的賭注,亦為他換回了豐碩的研究成果。劉烘昌多年來已陸續發表了墾丁國家公園範圍內的4種新種及6種新紀錄種陸蟹(註1)。而與其研究團隊在2009年在墾丁國家公園記錄到的陸蟹6科30種(註2)則是目前世界上海岸林棲地陸蟹多樣性的一個最高紀錄。

棲地是天堂 卻也曾淪為地獄

位於墾丁國家公園中的蕉灣海岸林,是台灣森林中最接近熱帶雨林性質的森林,其林底為珊瑚礁岩環境,躲藏地點多;林內有湧泉,豐富的淡水水源很適合外殼缺乏蠟質、易失水的陸蟹生活。因此僅在漁港南邊的一小片約一公頃的海岸林範圍,就可發現到6種地科蟹陸蟹(全世界地蟹科陸蟹種類為20種);及3種「陸方蟹屬」蟹類(全世界「陸方蟹屬」蟹類僅有4種),如此歧異度在全球已知的陸蟹棲地中高居世界第一,堪稱研究陸蟹者珍貴的天堂樂園。

然而,棲地的破壞、人為捕捉與環境氣候變遷,導致陸蟹族群一再面臨減少的危機。其中人為捕捉,對大型陸蟹尤其致命,劉烘昌提起1998年的墾丁捕捉事件,想起來,仍舊心痛。

兇狠圓軸蟹正在吃車子輾斃的中型仿相手蟹。前者乃大型陸蟹,易遭人為捕捉/劉烘昌提供圓形圓軸蟹正在海水中釋放幼蟲/劉烘昌提供
  • 上左圖:陸蟹的棲地與人重疊,常與人車熙嚷的馬路搏鬥,需要保育人士伸出援手。/Jonathan攝
  • 上右圖:澳洲聖誕島以數量驚人的紅地蟹聞名,但島上蟹類僅21種,多樣性不如墾丁/劉烘昌提供
  • 下左圖:兇狠圓軸蟹正在吃車子輾斃的中型仿相手蟹。前者乃大型陸蟹,易遭人為捕捉/劉烘昌提供
  • 下右圖:圓形圓軸蟹正在海水中釋放幼蟲/劉烘昌提供

採訪撰文/張碧慧

回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