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banner 05
:::

他山之石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澳洲科學家要求新南威爾士州政府承諾削減哥斯高山國家公園野馬數量

編譯:陳泓晉    潤飾: 許萓琁

文章來源: Top scientists demand NSW commit to brumby cull in Kosciuszko national park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哥斯高山國家公園 內的野馬對自然環境造成損害 (圖片取自flickr,攝影師Mick Stanic)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哥斯高山國家公園
內的野馬對自然環境造成損害
(圖片取自flickr,攝影師Mick Stanic)

澳洲許多位頂尖科學家對新南威爾斯州(NSW)政府提出訴求,希望能廢除哥斯高山國家公園(Kosciuszko national park)內禁止管制野馬數量的法律。

2018年11月8日澳洲首都坎培拉舉辦了一場有關野生布倫比馬(Brumby)的聽證會,共有145位科學家齊聚一堂,研討目前澳洲野馬對國家公園景觀造成危害的情況,其中最嚴重可能導致已經瀕危的關鍵性物種科羅澳擬蟾(corroboree frog,澳洲夜宴蛙,又名歡蛙)的繁殖棲地遭受破壞而讓此物種滅絕。

科學家們在此會中發表了一項共識,呼籲新南威爾斯州長貝瑞吉克蓮所領導的政府團隊,必須認知到這些野馬正對環境造成大範圍嚴重且無法回復的傷害,並希望州政府能與維多利亞州及澳洲首都領地(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的地方政府共同合作,以空中射殺方式削減其數量。

此共識中聲明,州政府應廢止《2018年新南威爾斯州哥斯高野馬資產法》(NSW Kosciuszko Wild Horse Heritage Act 2018)全部條文、實施2006年擬定的管理計畫來重啟保護哥斯高山國家公園環境的機制,並執行2008年的管理計畫。

澳洲國立大學(ANU)芬納環境社會研究院(Fenner School of Environment and Society)副教授傑米‧皮托克(Jamie Pittock)表示,這數十年間州政府的施政方向已經明顯偏離與地方政府、科學界共同保護國家公園的合作模式。

「我認為,全澳洲有這麼多科學家願意聚在這裡,是因為我們都覺得很震驚也很憤怒,州政府在制定這個野馬法案時,居然能無視所有這些科學證據的存在。這些野馬正在危害澳洲非常重要的高山區域環境,這是很嚇人的一件事。」

新南威爾斯州在2018年6月通過一項立法,不但中止了從空中撲殺野馬的數量削減計畫,還正式承認牠們在文化與歷史上的重要性。政府的立場更傾向於以誘捕和重新安置的方式來處理這些野馬。然而,皮托克教授指出,這些野馬的數量已經太龐大了,而且牠們的所在位置也很偏遠,因此採用政府所說的方法是不切實際的。野馬的數量總計共有7,000匹,並以每年增加10%的速度成長,顯然很難人工捕捉到預定的數量。

他指出,在聽證會上的研究報告顯示,野馬嚴重危害國家公園內瀕危原生種的生存,包含踩踏澳洲夜宴蛙繁殖所需的苔蘚床,使牠們無法築巢。

科學家們也表示,州政府這次的立法將全部已知野馬活動區域的規劃權責,由原本的國家公園暨野生動物署(National Parks and Wildlife Service)移交給新成立的野馬社區諮詢委員會(community advisory panel),這將會瓦解整個哥斯高國家公園與它原本的環境規劃分區,以及對該流域和澳洲原生物種的環境保護。

查里斯達爾文大學兼任教授迪克‧威廉斯表示,這些證明野馬帶來破壞的證據文件非常公正、清楚。澳洲高地區(High Country,位於維多利亞東北部)具有非常獨特的自然價值,屬於世界級景觀,但現在卻嚴重受到野馬所帶來的危害,因此必須想辦法處理牠們。

新南威爾斯副州長約翰‧巴利拉羅的女發言人指出,這條法案幾個月前才剛制定,他只是禁止過去18年澳洲當局已行之有年的空中射殺方式,並未改變現有的野馬數量削減計畫。因為沒人想看到野馬從空中被射殺並經歷數週痛苦才死亡的畫面,就像2000年在蓋伊·福克斯河國家公園曾發生過的案例一樣。  

新的野馬數量控制計畫將在幾個月後實施,目標在人道控制野馬數量和保護國家公園敏感區域兩者之間取得平衡點。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