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banner 05
:::

愛戀公園誌

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字級:

邂逅最美的日出—在桃山跨年迎接2018

作者:hsieh Frobo
圖片:hsieh Frobo

 

2017年12月29日晚上8點多從永和出發,抵達武陵山莊已是半夜12點多,買了門票後將車停在公車站停車場,拿出睡袋準備就寢。公車站旁就是廁所,還有可蔽雨的睡覺空間,以宿營來說是滿不錯的。只是上山的人不少,即使凌晨還是陸陸續續有人開車上來,開關車門的聲響很大,加上寒冷侵擾整夜幾乎無眠,鬧鐘響起時我深深慶幸,至少可以擺脫要睡不睡的窘境了。

脫離睡袋後得一直跳動以維持身體的熱度,冷空氣將人密密地包圍住,裸露在空氣中的手一下子變得冰冷,能鑽進車裡保暖大家都如獲大赦。我們將睡袋收好後開往武陵山莊,在那邊的停車場吃早餐與整裝,此時車上溫度顯示4度,第一班武陵農場的小巴已緩緩駛入公車站了。

陽光角度越來越高,周遭景物慢慢亮起來,我望著車窗外滿地銀白色的草皮一路延伸至武陵山莊,新奇的難以移開視線。「這是什麼草啊?顏色好漂亮。」我忍不住問。「那是結霜。」朋友回答。我第一次看到滿地結霜的景象,原來李白提筆寫下「疑似地上霜」時,腦中想到的景色和現在類似啊!

早上8點半我們正式邁開桃山遠征隊腳步!從停車場到桃山登山口還得走約1公里的水泥路,沿途是很美的樹林,陽光在樹林間投射下最愛的疏影,交織成炫目的畫面。男友曾說他最愛走松針鋪地的步道,行前負重訓練時我在北坑山有遇過一小段松針的路面,但和桃山比起來完全小巫見大巫。防火巷森林步道幾乎每一吋都被松針覆蓋,踩下去軟軟的觸感,像是天然鋪設的地毯。

防火巷森林步道幾乎每一吋都被松針覆蓋, 軟軟的觸感像天然鋪設的地毯
防火巷森林步道幾乎每一吋都被松針覆蓋,
軟軟的觸感像天然鋪設的地毯

背負大背包不斷地爬陡坡的體力消耗真的很大,一開始還能聊天,後來笑語漸漸減少,變成氣喘吁吁的疲累步伐,不太想開口說話。中間有好一段路是我自己走過的,我向來對旅行中暫時分開並不排斥,在安全的情況下,一個人在山林中行走是很愜意的事情,沒有拖累大家的壓力,可以依照我的速度前進、拍照。

隨著木樁里程數慢慢增加,我們鑽出桃山森林,來到視野更開闊的區域。雲海溫柔地漫過山谷,遠方的南湖矗立在雲端上,男友說今晚桃山山頂應該有雲海可以看。時間來到下午4點50分,溫暖的斜射光線打亮雲朵、山谷與我們步行的身影。儘管已經很疲倦,我還是不忘停下來拍照,記錄眼前的光景。

傍晚時分,溫暖的斜射光線打亮雲朵、 山谷與我們步行的身影
傍晚時分,溫暖的斜射光線打亮雲朵、
山谷與我們步行的身影

但其實光要前進已經用盡所有體力,我能聽見大腿肌肉因為連續上坡發出的哀鳴,每抬起一步都覺得勉強;體力值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降到零,好不容易進入倒數0.9公里,卻難以感到喜悅。登頂前是一段岩石陡坡,必須要稍微手腳並用才能上去,偏偏我眼睛因為乾燥吹風而開始不停地流淚,幾乎是半閉著眼睛通過岩石陡坡,在寒風、淚眼和鼻水中哭著登頂。看到桃山三角點時完全不覺得開心,只覺得終於要脫離苦難了。

下山進入桃山山屋剛好有志工輪值,一位是黃大哥,一位是盧大姊,他們非常熱心地協助每位山友,從床位分配到煮熱水、提供登山意見等等皆一手包辦。他們問起我們4人的畢業學校,意外地發現2位志工居然都是同一間大學登山社的老前輩!同行的前登山社社長立刻改口叫學長學姊。

閒聊之餘還是得先煮晚餐,大家稍微整理裝備便趕緊去外面煮飯。晚上戴頭燈煮飯真的不太方便,入夜後雙手一下就變冷也很挑戰人的抗寒能力。每餐用完後他們都會煮一鍋湯或奶茶把餐具殘渣洗掉再用衛生紙擦乾,我問男友這是不是一種慣例,他回答, 「山上水資源取得不易,所以我們會避免浪費水去沖洗餐具,而且清洗的水畢竟還是會對環境造成影響。這算是一般觀光客和登山社的最大不同點吧!」

 

我們第一天晚餐煮了一鍋奶茶洗餐具,隔天是煮湯,清洗過的鍋具再拿來煮乾淨的飲用水。雖然味道難免混雜,不過為了盡量減低環境傷害與珍惜水源,大家倒也甘之如飴。

隔天起床度過2017年最後一個日出也滿有意義的,由山屋往山頂的上坡有點陡峭,身體還沒開機時走很喘,但爬上山頂的瞬間我立刻開機完畢,不是因為冷冽的清晨寒風,而是因為此時的桃山被雲海圍繞,桃山山頂與周遭的山群都成了孤立在雲海中的小島,只可惜沒有船隻能在島嶼間巡航。

志工黃大哥也在這裡看日出,他熱心地和山友們分享熱咖啡與鹹蛋糕,「3天前我生日!」他開心地說。太陽大概要6點40分才會完全升起,我趕緊架好腳架,用14釐米超廣角開始拍攝。在桃山拍攝日出有個困難處:因為360度都可以拍,每一個方向都好美,讓人很難決定要鎖定哪個方向。最後我選擇太陽升起的方向,用草坡跟雲海當前景耐心等候。

姚山山頂日出是我目前見過最美的日出
桃山山頂日出是我目前見過最美的日出

拍完並吃完早餐,我們踏上了往傳說中的喀拉業山路途。往喀拉業山要再度經過桃山山頂,陡下切進森林。前1公里都是坡度較陡的上下坡,過了詩崙山後路就變得平緩,但這也意味著回程過了詩崙山就是痛苦的開始。

喀拉業之所以被山友戲稱做鳥山是因為路途不好走,不過對於熱愛森林的人來說這條路或許是很不錯的健行路線。往喀拉業山的林相比桃山更加豐富,沿途看到高山箭竹和杉樹林其實滿美的。這一趟喀拉業山倒是比想像得還要順利,可能因為休息一晚體力恢復加上無裝備很輕鬆,來回在標準時間5小時內完成。

回首姚山下來的坡度
回首桃山下來的坡度

這天晚上由於是跨年夜山屋全滿,有個商業跨年團也進駐山屋。人多難免會有一些問題,現場目睹商業團出包跟一些床位爭執的狀況,真的要說辛苦雪霸志工了,還要幫忙協調很多事情。

由於前一天已經拍到日出雲海很滿足,元旦當天可以毫無懸念地下山。2018年1月1日天氣不算好,山在雲霧中,望出去盡是白牆。我們約莫早上8點多就打包好下山。對比當時上山的慘況,下山真的是輕鬆太多了,沿途只有小休息幾次,大概花3個小時便回到武陵山莊,結束了這趟跨年之旅。

 

回上一頁